Inger

《要命》选段


“行了,我知道你的意思了。”

李照纳闷儿,我说什么了?他知道什么了?他的意思跟我的意思是一个意思吗?

李照好奇,但他没多问,他想自己再努力努力,说不定等他想明白了这句话里的意思,他跟周小片的尴尬现状就能缓解很多。

就在李照拧着眉头抠字眼儿的功夫,周小片不见了。

李照恶狠狠的敲着周小片屋门大喊:“开门周小片儿!”

可他心里是害怕的,人越是害怕时候就越要抬腔作势的壮胆,李照很怕,所以太过用力导致周小片常年破损的门锁直接崩到了地上。

“周小——”

周小片不仅没说再见,而且竟然连被子也没叠!

李照看着那扇坏的合不严实的窗户还想,这人这么瘦,他到底怎么从三楼爬下去的?

李照没去找人。

他把周小片的屋子从上到下里里外外整修了一遍,他对这个房间已经不爽很久了。

砸坏的门锁和窗框全部换新,墙上那些看不懂的外国字笔记一页页撕下来,摞齐齐整整再锁进自己抽屉,染了血的被套泡在凉水里揉过好几回,赶上阴雨日子,晾了好些天才干。

李照把被套叠出棱角平平放进柜子,边缘洗不净的淡红色渗在布料里,李照想起那天周小片浑身是血的样子,把被套重新放在了一摞床上三件的最下面。

关于周小片的信息来自两个星期后,当时李照正在超市门口贴刚刚打印好的第一张招租传单,上写:

(宋体二号字加粗)合租

(宋体四号字斜体)招室友,家具床品齐全,两室两厅一厨一卫一个阳台,本人干净整洁,自营超市,男,29岁,限同性入住。

(宋体二号字加粗斜体)四单元四号楼303

联系电话:13X XXXX XXXX

铭子把信拍到李照面前,付了账,抱着两盒红烧牛肉面走了。

干干净净的新信封上写着寄信地址:南京。

李照拿小刀片划开信封,窝住两边捏出来一张纸片子,是排红线的信纸,周小片随手撕了一角,潦草熟悉的笔迹拿圆珠笔压着红线如是写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坐上火车俩小时后 我就想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死他乡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王八蛋

还是没有标点符号,而且这个排版断句看的李照一如既往难受。

李照把纸片塞回信封,压在了钱盒下面。

手机里翻出半个月没来往的短信界面,在两平方厘米的蓝屏上敲出来四个字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带盐水鸭。

评论